网站地图 - TAG标签
您的当前位置:先彦新能源 > 生物质能源上市公司 > 正文

春天的土地:构建全球生物能源产业链

来源:未知 编辑:生物质能源发展十 生物质能源 时间:2020-05-21

北极星节能环保网新闻: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前主管科学技术的助理国务卿长春迪达:我们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一个由生物能源生产、消费和商业环节组成的完整的家庭链。

生物能源因其更好的节能和环保效果越来越受到世界的青睐。根据中国的第十二个五年计划,生物能源有望在未来五年进入快速增长期。这是一个好机会。中国的生物能源产业应该如何发展?近日,记者采访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美国前主管科学技术的助理秘书长、跨部门气候变化特别委员会成员塞尔吉奥特林达德博士(以下简称“春天的地球”)。

《中国能源报》:根据中国的“十二五”规划,中国的生物能源产业预计在未来五年内将快速增长。然而,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该行业仍面临许多挑战和问题。最突出的问题是生物能源原料供应具有明显的季节性,而工业生产具有很强的连续性。你认为两者之间的矛盾有成功的解决方法吗?

春天的土地:基于纤维素材料(农作物、森林和城市残留物)的第二代生物燃料将可持续供应。如果农作物被用作原材料,这个问题可以通过选择一年中不同时期收获的农作物来解决。例如,将甜高粱(一年两季)与全年平均种植的另一种作物(如甘蔗)联系起来,甚至可能在一年的三个季节测试一种统一的作物(如甜高粱)。

中国能源报:几年前,中国在广西投资建设了一个20万吨木薯燃料乙醇项目。在该项目得到支持之前,当地木薯产量非常过剩,价格非常低。然而,木薯燃料乙醇生产线一旦建成,供应不足和价格高的现象立即出现,严重影响了项目的正常运行和盈利能力。事实上,这也是生物能源原料供应中的一个普遍问题,即一旦能源农产品成为工业原料,城市将遭受供应不足和价格上涨之苦。你认为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春天的土地:生产乙醇的木薯在中国非常昂贵,所以它必须从一些邻国进口便宜的木薯。当供应有限时,市场需求突然大幅增加,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价格上涨。事实上,这个问题可以通过把进口和刺激国内生产联系起来来解决。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是与木薯生产者讲和,并谈判建立长期供应合同,以便农民不断提高的生产力水平能够适应市场。值得注意的是,在印度、非洲和巴西等许多国家,木薯是穷人的主食,在这些国家,木薯不应被用来生产乙醇,以防止粮食和燃料之间的竞争。

中国能源报:中国当局越来越熟悉生物能源的重要性,并计划在“十二五”期间加快这一行业的发展。你对中国发展生物能源有什么建议吗?

春天的土地:中国生物能源的增长始于谷物乙醇,因为吉林等农业大省囤积了大量陈年谷物。然而,中国当局很快就熟悉了这样一个事实:对于一个拥有近14亿颗牙齿的大国来说,涪城只能依靠消费玉米、小麦和其他谷物来扩大乙醇生产规模。因此,建议使用木薯、甘薯、甜高粱等农产品作为生物乙醇的原料。然而,这些只是短期解决方案,中国仍然缺乏持久的解决方案。因此,如果中国想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发展生物能源,就应该学会依赖非食品原料。这要求中国不断提高其工艺水平,以实现这一转变,例如,使用不适合人类消费的农林剩余物和植物油作为生物乙醇和生物柴油的原料。此外,随着工艺水平的提高,中国还可以发展更多样化的生物能源,如燃料乙醇和生物柴油,以及丁醇和其他可以很容易地与汽油混合用于发电的能源

第一,我们应该继续改变依靠粮食生产生物能源的模式,利用农林废弃物和不适合人类消费的有机物质和植物油等非粮食产品作为生产原料。

第二,应该增加对国内工业增长的投资,特别是科学技术研究和发展,其主要目的是降低成本。

第三,当局应推动生物能源供应的增长,并在一定时期内给予政策支持和财政补贴。

第四,当局应该接受一些强制性措施,例如规定加工油中必须混合10%的生物乙醇和生物柴油。这样做的目的是确保一个充足的国内消费市场。

第五,当局可以通过扩大生物燃料的进口规模来增加国内生物燃料的市场份额,这将为中国生物燃料产业的增长提供动力。

中国能源报:你认为应该建立什么样的合作机制来促进生物能源的发展?

春天的土地:在不久前举行的第四届中国能源形势岑岭论坛上,我提到了“生物和谈”的概念,即在协议框架下,参与全球限制的各方将在生物能源的生产、消费和商业环节开展全球合作。我们必须注意构建由这三个环节组成的完整的产权链。

首先,让石油公司参与进来。因为他们是石油产品的经销商和供应商,没有他们,生物能源就没有市场。

第二,让汽车制造商参与进来。当他们的汽车产品使用生物燃料时,制造商应该保证他们的售后服务。

最后,供应农业、林业、厨余和城市垃圾的企业也应介入,以确保生物能源原料供应系统的形成和完整性。

我认为这种合作机制应该建立在股份制的基础上,即所有参与公司都持有必要的股份。这种形式的股份对话有利于形成完整的生物能源家族链,实现“生物和谈”。

《中国能源报》:您对中国有关部门出台生物能源产权政策有何建议?

春天的土地:就促进工业增长而言,当局出台政策确实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不断改进和提高。如果中国希望生物能源增长更快,它需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其他当局接受必要的措施。事实上,这些当局也有责任在这方面做一些事情。

据我所知,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已经采取了许多措施来支持生物能源的发展,但我认为在制定政策方面还需要改进。例如,在制定政策的过程中,应认真对待专家咨询论证、民意调查和对话,政策的制定应被视为一个持续的过程。错误应该通过不断的咨询和实践来发现,并实时纠正,而不是通过一次性的咨询和询问来确定某项政策,因为这将使政策缺乏天真性和科学性。

Copyright © 2019-2020 先彦新能源 版权所有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