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TAG标签
您的当前位置:先彦新能源 > 生物质能源上市公司 > 正文

中国生物质能可以替代传统能源

来源:未知 编辑:生物质能源公司 生物质能源 时间:2020-05-25

北极星节能环保网消息:天前,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发布了国家“十二五”生物质能增长政策:到2015年,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将达到1300万千瓦,比2010年增长160%。这一政策数字高于引人注目的光伏装机容量。“十二五”规划将直面中国生物质能源的增长,这与一批坚持推动中国生物质能源增长的科学家分不开。史元春院士就是其中之一。

史元春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前校长。这位80岁的老人笑着说自己“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一直在为生物质能大声疾呼。他给国务院总理写了一封信,在会议上争论,在杂志和报纸上争论。本文是史元春院士去年年底在国家发改委“十二五”规划编制建议和行动中提出的建议。根据他的建议,已公布的“十二五”规划纲要增加了现代农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能源中生物质能的含量。

提案的原文超过10,000字。在这里,我们编辑和分发该部门的内容,以帮助读者更好地了解生物质能。

生物质能可以完全替代传统能源。

风能、水能、太阳能、地热能、核能、氢能和核聚变在未来都是物理能源,需要通过复杂的技术和工资措施(如涡轮机)转化为电能和热能。风能和太阳能并不混乱,能量储存也很差。生物质能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以生物质为载体,通过植物光合作用将太阳辐射转化后的化学能。它既不凌乱也不储存能量,而且使用方便。自从人类学会钻木取火以来,生物质能一直是主要的能源。其原材料易得,现代加工和转化技术和方法多样。产品不仅包括热能和电能,还包括固体、液体和气体能源产品,以及大量非生物基础产品,如塑料和生化原料。这些特性和功能在所有其他物理清洁能源中都不可用。正是由于生物质的这种特性和功能,当人们需要替代化石能源时,首先要做的就是利用现有技术通过生物质的直接燃烧或混合燃烧来发电。操纵甘蔗、玉米、纤维素和其他原料生产乙醇和生物柴油;利用有机燃烧材料,如牲畜粪便和城市污水垃圾生产沼气。这是一个自然和科学的成长过程和规律,超出了人类的意志和政策指导。谁看不到这一点,谁就会遭殃。

根据中国工程院可再生能源发展战略咨询和应用数据,中国水电经济可开发能力为4.02亿千瓦,年发电量为1.75万亿千瓦,发展水平为32%。中国陆上风能(地面以上10米)可开发容量为2.97亿千瓦,可开发面积为20万平方公里,可开发容量为1.8亿千瓦,离岸20公里范围内可开发面积为3.7万平方公里。可利用的生物质原料资源量为11.71亿吨标准煤,其中48.2%来自农业和林业中的有机燃烧材料,51.8%来自低质量边缘地点的能源植物。中国有丰富的太阳能资源,但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资源量数据。

中国不含太阳能的清洁能源年可回收量为21.48亿吨标准煤,其中生物质能占54.5%,洪水发电占18.5%,小水电占8.7%,风力发电占15.5%,核电占2.8%。生物质能是水能的2倍,风能的3.5倍。从区域分布来看,水能资源集中在西部,风能和太阳能资源集中在西北和青海

不同的生物质原料适合生产不同的产品。通过原料和产品的匹配和整合,约4.59亿吨标准煤(占原始生物量的39%)估计为11.71亿吨标准煤,适合生产液体燃料来替代石油。约5.59亿吨标准煤产能(48%)适合生产固体燃料来替代煤;生产能力为1.53亿吨标准煤(13%)的生物质原料适合生产替代天然气的气体燃料。

中国的生物质能可能完全取代石油、煤炭和天然气。中国的生物质能是一篇大文章,值得洪文德的文章。

生物质能可以整合现有的工农业资源

中国“三农”问题的根本原因是将8亿农民安置在人均面积不到0.1公顷的土地上,生产附加值极低的粮食和初级农产品。城乡差距正在拉大,这是长期实行工农二元体制和城乡二元体制的结果。必须把“三农”限制在初级农产品生产的产业结构上,而且生产链必须

今年3月,史元春院士提出在中国科技馆举办中国生物质能源产权展,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向农产品加工和生物质占有等高附加值偏向延伸,否则现代农业就是一个空洞的理论。生物质财产的原料在“农业、农村和农民”,加工和市场在工业和城市。这是“构建新型工农城乡关系”的最佳环节和出发点。生物质能是清洁、低碳和可持续的。市场需求极高的新时代令人自豪。为什么中国不尽快把这个时代的机遇延伸到“农业、农村和农民”呢?

如果每年开发4亿吨可用作能源的秸秆(其中1亿吨以上露天焚烧),相当于8座三峡电站的贡献,每年还能帮助农民增加收入800-1000亿元。如果甜高粱和甘薯种植在低质、无粮的边缘地区,每年可转化为1亿吨燃料乙醇,增加农民收入1000-1500亿元。发展农林加工业的有机燃烧原料,可转化为600-8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相当于目前的国民消费),增加农民收入1000亿元。这是多么宝贵的绿色煤田、绿色油田和绿色气田啊!也许每年都会为农民收获一片金钱果树林!它还可以促进农村地区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将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附近的地方就业,缩小工农差距和城乡差距。它能使国家公正、科学、协调地成长,保持社会不变。这些对农民和国家都有很大好处的东西,难道不应该列入“十二五”规划吗?

不幸的是,在长期的工人和农民双重制度的影响下,生物质能被归类为能源产业,受到歧视、欺凌和破坏。以温家宝总理为首的国家能源委员会甚至与交通部和解放军总参谋部进行了交涉,但农业部和国家林业局除外。这种落后的观念、风格和现象在美国、欧洲和其他国家是找不到的。一方面,中国强调“三农”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把建设新型工农城乡关系作为加快现代化建设的重大战略来抓”,另一方面,中国拒绝接受“建设新型工农城乡关系”的主要纽带和抓手。这表明行政系统并不完善。在“十二五”规划中,生物质能不应再被视为“以能源为基础”。只有打破现行的工农分离制度,上升到解决贫富差距的战略高度

中国的“十五”计划始于陈粮乙醇,2005年超过100万吨,居世界第三位。“十一五”期间,由于粮食供应紧张,新的粮食乙醇停止供应,鼓励发展非粮食乙醇。这是实时和准确的。不幸的是,谷物乙醇的产量在这里还是一样的。非粮乙醇只实现了新增200万吨目标的10%。“十一五”前四年,中国汽车保有量从722万辆增加到1364万辆,石油净进口量从1.68亿吨增加到2.19亿吨,燃料乙醇从130万吨增加到162万吨。这只能表明,解决石油和运输燃料缺口迅速扩大的方法是在国外投入巨额资金,而不是面对国内绿色替代能源的发展。这无疑是短视和有害的。

第一代粮食乙醇在中国不可行,目前年产100多万吨的粮食乙醇应该尽快转化。多年来,美国和欧洲已经花费了大量资金来解决第二代纤维素乙醇。由于技术难度较大,他们宣布大幅削减2011年的生产目标。然而,中国在纤维素乙醇方面基本上没有做出任何认真的努力。按照《可再生能源中恒久成长规划》的计划,到2020年完成1000万吨燃料乙醇的年产量只剩下10年了。它依赖谷物乙醇吗?不要。你依赖纤维素乙醇吗?这是不现实的!关于什么?

在2010年5月于北京举行的中美生物燃料论坛上,我提出了“1.5代乙醇”的概念,即从中国占主导地位的非粮食能源作物甜高粱、马铃薯、菊芋等非粮食能源作物中生产燃料乙醇,技术成熟,设备国产化,能够快速形成资产化和规模化生产。种植非粮乙醇可以激发1亿公顷贫瘠土地和我国广大农民的积极性。这是到2020年实现1000万吨燃料乙醇目标的唯一最佳选择。可喜的是,限制甜高粱乙醇商业化的发酵技术瓶颈已经解决。清华大学固体发酵技术与内蒙古特宏公司合作项目的成功,将推动我国具有巨大潜力的甜高粱乙醇产业化发展。

根据农业部2008年提供的专项调查,陈表示,全国有2680万公顷荒地适合种植液体生物燃料,有8个集中分布区。如果加上现有的种植马铃薯和高粱的非粮低产田,年产燃料乙醇的潜力将达到1亿吨。多么“绿色油田”。

“十一五”即将过去,“十二五”燃料乙醇应该有个说法。是第1代、第2代还是第1.5代?增加300万吨还是500万吨?国际油价肯定会越来越高。国际形势总是在变化。为了石油安全,建议将每年1万亿美元的石油采购中的一小部分用于开发当地的“绿色油田”。当然,应该真正努力开发纤维素乙醇和微藻生物柴油,并做好技术储备。

用沼气代替天然气应该提上日程

上个世纪七月,当中国开始为农村家庭种植沼气时,德国、瑞典和其他国家发展了沼气的大规模生产和工业应用,我们称之为工业沼气。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的农村户用沼气池已经发展到3000多万个,每年产生120亿立方米的沼气,而欧洲的工业沼气已经从城市污水和有机废物发展到牲畜粪便和特殊能源作物。从传统的厌氧发酵工艺到连续搅拌发酵(CSTR)和中高温发酵工艺;从供热发电到天然气置换;从环境保护政策到能源和环境保护政策。德国有4,780个沼气厂(2009年),装机容量为1,600兆瓦;瑞典全国有15,000辆沼气驱动汽车(2007年)和加油站。据估计,到2040年左右,天然气消费将被房产沼气所取代。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争吵”加剧了

在中国对石油进口的依赖达到一半以上后,液化石油气也达到了30%。由于天然气缺口迅速扩大,供应紧张,近年来,澳大利亚、土库曼斯坦、伊朗、俄罗斯等国家大规模引进天然气,沿海地区也大规模建设了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然而,中国丰富的沼气资源已经被废弃。中国每年有830亿立方米沼气或700亿立方米天然气的资源潜力,相当于该国天然气的年总消费量。户用沼气原料配比集中,易于大规模收集和生产。生产过程是有机污染物的无害化和资源化过程,是资源循环利用和环境保护的有机结合体,与农村经济发展和新农村建设密切相关。厌氧反应在碳水化合物转化中具有最低的能耗和最高的减排效率。它可以丰富和保留植物养分,并把它们送回地里。它还有一个优点是净化后的沼气可以共享天然气输送系统。

目前,我国沼气产量和规模水平较低,分离纯化技术和设备刚刚起步,但这些技术和设备可以很快得到补充和赶上。据估计,一两年内,中国将在北京、河南、山东、海南、河北等地生产净化压缩型车用沼气CBG。只要政策和标准到位,物流系统和培训市场逐步完善,户用沼气肯定会大幅增长,有助于缓解全国天然气缺口的压力。

种植户用沼气需要创新和概念升级,即在农村地区继续种植户用沼气的同时,升级产权沼气;将农村能源升级为贸易能源;有机燃烧材料的环保处理升级为能源生产。建议在十二五规划的制定中,农村户用沼气应与户用沼气分离,工业沼气应与商业沼气分离,供热和发电应与CBG分离,而不是与天然气分离,并确定和提出增长指标要求。

关于发展生物质能的质疑解答

其中一个疑问是担心影响国家的粮食安全。这都是由美国玉米乙醇引起的。生产家用沼气会影响食品安全吗?不要。非谷物乙醇和生物柴油会影响食品安全吗?不要。生物燃料有如此多的出路,为什么我们必须与食品安全问题作斗争?有些人可能会说土豆和甜高粱也是谷物,这是不合理的。马铃薯和高粱一直是淀粉和葡萄酒生产的工业原料和饲料,而不是人类口粮。此外,他们只使用不能种植食物的低质量盘子。

第二个问题是生物燃料是否会导致农作物秸秆和甜高粱等原材料价格上涨。根据社会需求调整原材料价格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什么样的商品和原材料是这样的?为什么要大惊小怪呢?无害的、以资源为基础的和增值的污染物,如没有经济价值或经济价值很低的秸秆和牲畜粪便,有什么错?在旺盛需求和高附加值能源产品的推动下,合理提高土豆和甜高粱价格,增加农民收入有什么错?

第三个问题是国家有更多的补贴。这应该意味着,对于目前超过100万吨的谷物乙醇,没有对模制燃料和家用沼气的补贴政策,并且对生物质发电的补贴低于对风力和太阳能发电的补贴。国家支持和补贴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增长是正常和必要的。所有国家都是一样的,而且力量更大。如果国家给企业提供风能和太阳能,那么生物质发电和燃料乙醇的成本预计将占中国总成本的60%,而政府给企业的补贴实际上转移给了农民。这有什么错?

第四个问题是开垦荒地是否会破坏生态。对于可以使用但尚未使用的站点,没有人可以询问它们。谈到回收,有大量的焦虑和奇怪的逻辑。目前这个国家石油和天然气如此短缺,能源安全形势如此严峻,为什么不使用这些呢

第五个问题是,生物质能的工艺还不成熟。事实上,中国的生物质能技术与其他国家没有太大区别。中国自力更生能力强,设备国产化水平高,比风能和太阳能更有优势。

在今年4月举行的第三届中国国际生物能源展览会上,生物燃料主要用于

其低污染和含硫量的特点吸引了大量游客。

Copyright © 2019-2020 先彦新能源 版权所有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