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TAG标签
您的当前位置:先彦新能源 > 生物质能源 > 正文

华居新能源李朝阳:做综合性的能源托管企业 让

来源:未知 编辑:生物质能源公司 生物质能源 时间:2020-05-27

导航:第1条:洪灏, 宏日新能源:生物质能企业应抓住市场机遇,等待碳排放市场的建立第二篇:华居新能源李向阳:成为综合能源托管企业,使锅炉和颗粒更好地匹配第三篇:汉龙机械刘兆峰:开发智能设备生产线,积极拓展国外市场第四篇:山东关羽望庆余:生物质能产业成为良性竞争企业,成长更好第五篇:别尔周勇:全新完美的生物质造粒创新发展机械第六讲:杨颖黔元木业:提高产品质量率先影响第七讲:杨鑫王利民燕春:助力农村生物质能源发展之路

5月30日至31日,由中国新能源网(china-nengyuan.com)和中国生物质颗粒商业网(51keli.com)联合众多业内知名展会和媒体提出的《CBPCCBHPC 2019 第二届中国生物质能源大会》在杭州金马饭店国际大厅隆重举行。

包括设备制造商、项目运营商、投资者、购买者、专家和学者在内的300多名生物质行业内部人士参加了会议,现场挤满了人。

贵宾们发表了精彩的演讲。这些差异开启了对行业增长趋势、相关政策、行业标准、新产品开发和项目实践的深入分析和介绍。

相关报道:第二届中国生物质能源大会成功闭幕

会议时代,辽宁华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向阳接管了本网站的贵宾采访。以下是采访的真实记录:

  记者:非常感激李总接管我们的采访。首先想请您介绍一下华居新能源有限公司,包罗公司的成长过程、主营产物、客户分布等情形。

李旭日:我们辽宁华居新能源是一家从事生物质燃料生产和煤炭改质的综合性能源信托企业,通过这项技术为客户服务。后来,我们想成为一家综合性能源信托企业。我会在早期计划客户遇到的所有问题,例如燃料选择和炉子类型选择,我们的技能可能会直接满足能源需求。

  记者:您能大要介绍一下公司什么时候成立,履历了哪些斗劲环节性的汗青阶段吗?

李旭日:我们在新能源领域已经生活了一年多。自1995年以来,我们一直从事木材工业。也因为我们在木材行业有近20年的经验,我们才有机会涉足能源行业。许多生物质是木材工业产生的剩余物,这也非常适合我们。它最初相当于木材工业的衍生产品。然后我们慢慢发现这个行业的未来前景对人类是有益的,我们将投入更多的精力在这个领域的研究和发展。

不仅仅是在燃料和锅炉方面,虽然我们不生产锅炉,但是我们有一个技术团队来仔细研究锅炉和颗粒的使用,如何达到最合适的比例,因为现在有很多人在燃料行业不知道锅炉,在锅炉行业不知道燃料。生物质产业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存在许多问题,我们的目标是更好地将它们联系起来,以便理解和解决这些问题。

  记者:您适才提到木业是您的主营家产,之后逐渐涉及到生物能源行业,那您公司用来做生物质颗粒燃料的原材料,首要是木业烧毁物照样农业烧毁物?

李向阳:目前,我们更倾向于烧柴。

  记者:我看到您公司的介绍是以樟子松生物质颗粒为主的是吗?

李旭日:是的,因为我们木材公司的主要产品是俄罗斯樟树松,它的第一代衍生物主要是松树,但是我们将来会干预更多的产品。根据我们的立场,如何与锅炉连接形成一个燃料规模,换句话说,什么样的燃料可以匹配什么样的锅炉。在生物质锅炉行业中,有多少技术参数需要与燃料结合?只有当它们结合到一定的水平,才能燃烧得更好,真正达到环保的要求。

  记者:您提到樟子松为原料生产出来颗粒,它跟其他原料做出来生物质颗粒有什么纷歧样的特点或长处吗?

李旭日:樟子松更多的是制造过程中产生的边角料。它的纯度比今天的其他农林产品好。杂木家具的特点是根据订单追求原材料。因此,许多不同的树种将在采集过程中混合,许多松科植物的衍生物非常单一。制作一个产品,只有一种或两种原料不会吸收太多的其他原料,所以它在热值、稳定性和灰分含量方面有很好的对比。如樟子松热值可达4400以上,灰分可达1%以下。然而,由于夹杂物太多,其他农业和林业颗粒将具有低热值和增加的灰分含量。

这两种产品的应用也是不同的,像今天的气化锅炉,它更有可能像高热值和低灰分的颗粒。然而,加热型的大型锅炉更有可能使用由农业燃烧材料制成的产品。虽然它的热值低,但它可以用于加热,而且产量也很大。

  记者:这两种分歧原材料做的颗粒,他们之间的价钱会有多大的差距?

李向阳:这取决于生产地。在我们的车间里,我们不仅在沈阳有车间,在满洲里也有车间。以满洲里车间为例,其价格误差并不罕见。如果我们用沈阳来代替它,两者之间的价格差距将会更大,差距将达到30%。由于沈阳原材料供应不足,采购成本增加,为了弥补短缺,当地的材料将用于购买杂材,杂材的价格将更便宜,所以他们之间有这么大的差距。

  记者:您适才提到您旗下就是有两个工场,一个在满洲里,一个在沈阳,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两个项目的具体情形吗?好比说产能、原材料,客户又是什么样的企业?

李旭日:我们满洲里的车间是基于樟子松的刨花和对樟子松的破坏。这两种产品中的一种具有高热值和低灰分,而另一种具有相对高的灰分。这两种产品的应用,一种是应用于生产锅炉,例如,生产气化要求高热值,停工时间不应太长,所以他会选择这种高品质。对于像樟脑松这样的混合物,这种粉底用于直燃锅炉,有些将用于供暖。满洲里车间的客户群主要集中在东北三省。

沈阳车间的原料主要是樟树刨花。我们依靠沈阳的木材生产和木材工业来收集它们。沈阳车间年产量可达1.5万吨,满洲里车间年产量可达3万吨左右。

  记者:如今生物质颗粒在东北的价钱或许在什么样的局限?

李旭日:如果我们在满洲里工作,现在黄松的价格大约是800元,黑松的价格大约是700元。

  记者:怎么区分黄料跟黑料?

李旭日:黄色物质是由单一木屑制成的颗粒,燃烧价值高,灰分低,而黑色物质是由蒙古松树皮混合而成。

  记者:我认识到2018年新上了好多颗粒工场,有一些区域泛起产能过剩的问题,东北有呈现这种雷同的环境吗?会影响到你们颗粒的价钱和利润吗?

李旭日:从2018年开始,许多人发现生物质颗粒是一个非常好的行业,并纷纷投入生产线。然而,这些生产线都是盲目上马的。他们不清楚产品定位,他们在工作日做什么,也不做过多的市场需求分析。

在东北这个使用混合材料的地区,混合木材颗粒目前呈下降趋势。因为选择这种燃烧值的客户在冬天更强大,而且在炎热的天气生产对热值灰分有要求,所以他对高端产品没有太大的影响。目前,当周边地区的许多工厂开张时,花生壳或稻草被定义为大多数。去年以来,辽宁可能有100多条生产线,但100多条生产线中有90多条是以花生壳和秸秆为原料的农业燃烧产物,这比我们的林业还差。

农业是一种低端材料,所以它的来源少于它的强度,并且生物质颗粒也有一个区域,这受到长距离运输的限制。它不像樟树,樟树有很高的产值。春天只有几个地区。它可能会取代长途需求,也就是说,原产地是在这些地区,需要它的客户必须有这样高的质量。这将花费很长的距离。低附加值的花生和稻壳颗粒的优点是价格低,原料就近,夏季生产的气体供应有限。因此,他只能在当地销售,不能长途外出。他没有出去。100多条生产线实际上相互竞争,压低了价格。每个人都输了。

  记者:这两种高附加值和低附加值的产物它的运输距离大要是在什么局限?

李旭日:如果以樟子松为主要原料,那800公里内高附加值的运输半径不成问题。这个喷泉一定是以我们满洲里工厂为原型的。800公里和1000公里之间没有问题,因为原材料非常便宜,而且可能占据运输距离。如果我们在沈阳工作,我们只能到达300公里的距离,穿越也是必要的。

  记者:这两个处所的原材料的价钱为什么会差得这么大?

李向阳:例如,满洲里是俄罗斯进口港口的大本营。相对来说,它有更多的车间和更多的原材料。那时他太专注于樟树松的衍生物来制造其他产品,导致他这边的原料只能制成颗粒。而其他地方可以制造碳,或刨花板,或出口到日本和韩国,如绥芬河可以制造高质量的有机碳直接出口到海外,而不与其他地方竞争,其出口价格不会波动太大。

沈阳价格高的原因是它的原材料来自俄罗斯,而且它的产品运输距离很远。此外,没有集群的家庭用品运输成本的增加将限制其长途运输。满洲里的辐射半径可以达到800到1000。事实上,它将覆盖沈阳的所有客户,所以沈阳和满洲里都具有竞争力和比较优势。

  记者:您适才提到您在东北有挺多的客户,具体是一些什么样的企业会从您这边来采购这些高品质颗粒?

李旭日:对于高质量的颗粒,我们一方是经销商,另一方是客户。客户几乎是以生产为导向的。例如,东北化工企业使用天然气,食品工厂使用天然气,然后这些工厂使用石灰和挤压板。也有一些饲料企业在其他城市使用它。换句话说,生物质颗粒实际上是煤的替代品。煤的生产应用也是生物质颗粒的客户。煤为什么样的客户工作,生物质颗粒为什么样的客户工作。它们之间唯一的区别是生产和加热的质量要求不同。

  记者:您在开拓这些曾经使用煤的客户时,也需要匡助这些客户去革新或采购新的汽锅吗?

李旭日:我们现在也为煤炭改革提供技术支持。也就是说,在环境保护政策的压力下,每个人的锅炉如何创新才能与周围的原材料相匹配。在煤炭改革之前,我们将提供这方面的技术服务和支持。

  记者: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案例能够介绍一下,近期或者说您做过印象计较深刻的项目案例?

李旭日:我们目前的合作客户在南京生产15吨导热油。他现在对燃料有需求。它用了多少燃料也不能停止机器。然而,目前,在南方燃料市场上不会有像樟脑松这样的高质量产品,而且更多的是低端产品。有许多燃料之间的比较,如木材工业或建筑业的剩余材料,这是今天广泛使用的。使用这种材料的锅炉每月应关闭一次,并应关闭几天。他现在的进步可以保证每两到三个月停止一次,因为南方的生意仍然很好,如果他不进步,他的生产就会受到影响。在我们对附近原材料的分析中,一台联合操作的气化锅炉今天几乎已经安装完毕,并将在6月中旬左右投入试运行。这是我们今天成功完成的技术创新项目之一。也就是说,他最初是一个生物质锅炉,后来应用了一系列当地材料产生的问题。通过炉型创新和工艺技术输出,我们帮助客户解决问题。

  记者:我听下来的了解就是华居从木业行业拓展到生物质颗粒生产,然后供应手艺解决方案,如许的话您的客户从东北扩展到了南方甚至更远。

李向阳:因为从未来发展的角度来看,我们可能会从一个小型燃料工厂出口我们的飞船,然后进入能源监管部门。当能源得到管理时,我们将不再受这一地区的限制。这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包括什么样的产品,顾客想要什么,我如何做,然后我如何信任你。

  记者:您对生物质行业的成长有没有什么政策方面的建议吗?

李向阳:今天有多少生物质产业政策是模糊的,有些地方直接否认生物质。这个行业的整体增长是有原因的。例如,在煤炭改革过程中,许多人假借羊头卖狗肉,说使用生物质燃料实际上继续烧煤。结果,整个生物质产业被妖魔化了。许多人认为设备改造后最好不要更换。

然而,在监管过程中,许多人试图节省时间,从顾客的角度思考问题。他们可以燃烧生物质和煤,但事实上他们正在阻碍这个行业。如果他们这样做,整个行业不会持续太久。很多权威人士直接否认的原因是我处理不了,那么我就选择一个容易的,比如河北煤改气,权威人士认为气不如骗我,像辽宁目前只允许气化,气化必须使用高成本的生物质燃料,而且创新成本也很大。

今后,这将取决于监管力度。我们如何在政策上更倾向于?在生物质产业中,就像燃料能否达到国外标准并制定一些国际标准一样。锅炉房根据燃料标准设计锅炉,两个相连的系统会做得更好。否则,生物质锅炉只关心锅炉的规模,生物质燃料只将材料压制成型,如果材料状况良好,就将材料发送给客户。最终,状况不佳的客户只会说“你不能使用这种设备”,而管理层会觉得“你不能使用这种设备”,最终这个行业就完蛋了。

  记者:您这也是第二次加入我们生物质颗粒大会了,对大会有什么定见或者建议吗?

李向阳:个人进步会议可以组织一些企业家和协会邀请每个人分享他们更好的技能。例如,可以说外国标准或如何解决一些政策问题可以由大师讨论。因为现在我知道有多少地方也有一些联想,但事实上它们基本上都是无效的。如果国会能在这方面把大师们拧成一根绳子,对行业来说会更好。因为仍然有必要团结大师们来解决一些问题。只有真正解决了问题,我们才能更团结,做事更有条理。

记者:好的,谢谢,很高兴和你聊天。

  关于大会

中国新能源网(china-nengyuan.com)和中国生物质颗粒商业网(51keli.com)提出的《CBPCCBHPC 2019 第二届中国生物质能源大会》,结合行业内众多知名展会和媒体,在杭州金马饭店国际大厅隆重举行。

包括设备制造商、项目运营商、投资者、购买者、专家和学者在内的300多名生物质行业参与者参加了会议,现场挤满了人。

与会嘉宾做了精彩发言,并对行业发展趋势、相关政策、地产规模、新产品开发和项目实践进行了深入分析和介绍。

组委会精心安排了日程安排、会议流程和现场安排,以确保每位与会者都能从技能、常识、商机、人脉等方面获得充分的利益和收益。

专家和与会者在参观和反馈后对会议反应良好。这一场景成功营造了产、学、研全面融合的氛围,为行业智慧和学术交流搭建了良好的沟通渠道,为企业品牌推广搭建了优质平台,对推动我国生物质能产业健康发展起到了优越的作用。

  平台简介

《中国新能源网》是当今中国领先的新能源信息平台。2017年第一年,其《中国生物质颗粒生意网》和《颗粒通》服务系统为中国生物质型煤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数据支撑平台。

目前,已有1300多家颗粒企业在大数据平台上注册,在线供应量达1200万吨,为行业采购和企业推广提供了极其便捷有效的信息渠道。

同时,《中国新能源网》为生物质设备和生物质供热工程企业开通了《中国生物质能源网》、《中国生物质汽锅网》等平台,800多家生物质设备企业在这些平台上注册。在相关企业的品牌推广、行业数据清理和收集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行业旗舰盛会 企业沟通桥梁

请联系我们咨询或获得更多赞助机会。

刘李思0571-28068180

东米司0571-28068199

夏经理0571-28068187

Copyright © 2019-2020 先彦新能源 版权所有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Top